方倩如猛地一抬头,脑中的昏晕感更重了三分,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该死的风易恒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知不知道,有了他这话,婆母就能拿着鸡毛当令牌折腾她了?!他知不知道,因着他这么一句话,自己好不在这后宅中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大好形势就可能会一朝崩塌?!

    “倩如?你这是怎么了?!”果然不愧是后宅白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方才那一番话造成了什么后果的风易恒一脸担忧地望着方倩如。倩如这是怎么了,怎么这脸色瞅着这么滴难看?

    “没事,只是这烧方退,身上还有些不爽利……”方倩如强笑道。

    “既然感觉不爽利,那怎么不早说!这倒整得我这个做婆婆的故意折腾你似的~”赵氏撇了撇嘴角,朝两人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两个少在为娘面前腻味儿了,易恒你使人去问问,张大夫给开的药熬好了没,好了的就让他们赶紧儿盛上来喝了,喝了药,就让儿媳妇去歪会。另外,交代丫头婆子们这段时间吃食做得清淡些,对了,你伯娘不是还给备了些上好的银燕窝子吗?你交代厨上,单独给你媳妇儿蒸上……”

    “这如何能成,那是伯娘特意给母亲您备着的,母亲自个都没用上的东西,咱们这做晚辈的怎么能独享~”风易恒急道,他要是这么做,岂不是大不孝~

    “行了,一个大男人,做事怎滴婆婆妈妈的,那东西再精贵,还不是给人吃的,如今你媳妇儿生病亏了身子,正是需要好好调养,这银燕窝子最是养人,让她用着再合适不过。到于为娘,为娘这身子骨壮着呢,用不上那些玩意……”

    “母亲……”风易恒一脸感动。

    “好好,好好,堂堂一大男人,休做这小女儿状,让人见着了不像话!”赵氏故意做出一副嫌弃的模样。

    “是……”风易恒有些不好意思,“那母亲,儿子与倩如就先告退了。”

    “嗯~”赵氏点了点头,但下一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复又出声将两人叫住。

    “母亲还有何吩咐吗?”风易恒问道。

    “为娘的也有些乏了,回头你媳妇儿将家里的账册,还有钥匙拿过来时,直接将给李妈就好,到时李妈自会将东西交给我。”赵氏道。

    “是~”风易恒应了一声。

    “婆母,这,这怕不是不好吧……”这次,方倩如是再按捺不住了。

    “不好?哪不好?”赵氏望着方倩如,似笑非笑。

    “我,我是说……”方倩如咬了咬唇,强行在脸上挤出了个笑容,“儿媳的意思是,婆母到底上了春秋,当是享福的年纪,哪有我们这做晚辈的闲着,倒让婆母去操劳的,这要让外人看了,岂不是落了口舌,让人说我们这做晚辈的不孝~”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风易恒一副愰然大悟状,握着方倩如的手,有些嗔怪,“你啊,就是爱多想,咱们家的家事,哪里又容得这外人来置喙~,咱们知道你孝顺就是了……”

    “可……”方倩如还待说什么,却被赵氏打断了。

    “可什么?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怕我这做婆婆的想把着这管家权不放不成?!”

    “儿媳不敢~”方倩如银牙都要咬断,亿豪娱乐网址大全:她这哪里是怕,而是这老虔婆根本就是明着来抢她的管家权!

    “什么敢不敢的,你们当我这老婆子还真想管啊~,如果不是你连办那么点小事都能出纰漏,如果你能挑得起事,我这老婆子还乐得当一个万事不用管,只享儿孙福的老封君呢!”赵氏冷哼一声,直接给方倩如呛了回去,噎得她说不出话来,“不过,既然你真要表孝心,我这做婆婆的自然也不能给你机会。等你将身子骨养好了,就到我跟前来吧,帮我这老婆子管管人,跑跑腿,好好了解一下,这家该如何去管,这人情往来,为人处事方面又该如何去做……,省得,以后我儿续上了职,你走出去应酬时,规矩不周被其他人家的夫人笑话~”

    “是~”方倩如低下头,掩掉满脸的屈辱。

    “母亲~”风易恒有些哭笑不得,他这个老母亲啊,真真儿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要提点教导倩如,但是她这嘴一张,吐出的话儿,偏偏硬梆梆的,能噎死个人,只得让他这作人儿子,当人丈夫的人出马当这润滑剂儿,“倩如,母亲这是要教你东西呢,你还不赶紧谢过母亲……”

    谢,我勒个去啊……,风易恒这家伙是假傻还是真蠢呢,还教自个东西,自个还有得着她教吗?她这是在看自个笑话,并且借机折腾自己才是真的吧?!而且还是那种光明正大的折腾!

    关键是这回她被折腾了,还不能说告状,因为这次赵氏准备得很充分,将事儿都摊到明面儿上来说了,如果她再敢拿这说嘴,怪赵氏故意折腾她,别人也不会说赵氏什么(毕竟人家如果当真要整你,还会交过事摆到明面上来,让大家一都知道人家是要整你吗?)只会以为是她吃不得苦罢了。这种状,告起来不单没用,反而会偷鸡不成倒蚀米,坏了别人对她的印象,这样的蠢事,方倩如怎么可能做!

    “是,是倩如资质愚钝,累得母亲费心了~”方倩如强笑,朝赵氏行了一礼,态度认真地道谢,然而,在风易恒看不见的角度,她却眼神阴森地睨了赵氏一眼,今日之辱她记下了,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嗯~”赵氏矜持地点了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儿受了这一礼,“谁叫我儿娶了你,你是我儿媳呢~,我不来费这个心,谁还能来帮你们费这心……”

    哼~,小样的,以为自个方才瞪的那眼她没看到呢~,还跟她不服气是吧?如果不服气~,赵氏眼中眸光一闪……

    “对了,易恒啊,一会你使人去给你伯娘府上递拜帖过去,就说咱们三日后去给你伯娘问安,帖子就写咱娘两就好。”赵氏道,最后这句更是强调。

乐虎国际城管理网 937msc.com 千赢娱乐vip棋牌 官网下载恒煊娱乐 博狗网上官网最高占成
濠誉得意彩金 9亿娱乐注册送彩金 必發集團代理官网最高占成 优乐国际城游戏帐号 环亚娱乐vip体育
一号庄娱乐网上官网 欧洲杯投注 诺亚体育会员中心 博发国际赌场最高占成 威尼斯人游戏现金网
杏耀城会员开户 久赢女优系统体育 重庆申博官网 宝马总盘客服 彩霸王代理登录